栏目分类
苏州博客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苏州博客 >
最高法批准延长广东云联惠涉众案审限带来的思
时间:2021-06-10

  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一案,该案被称为建国后第一大传销案。2018年5月8日,该公司被广州公安查封,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共抓获涉案人员1257人,查封财产200多亿,涉案金额3千3百亿。按理说如此大的案件,理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会很快判决。可目前云联惠董事长黄明的一审开庭已超过一年,包括其他大量的云联惠涉案人员在一审开庭后至今没有宣判。普通的老百姓和广大云联惠参与者纷纷质疑一审审限严重超期,办案单位回应,关于审限延期按规定已经报批了最高法批准。这一看起来合法但其实并不合理的审限延期,是造成合法久押的根源,也激起了社会广泛的思考。

  2020年8月8日,关于《民营企业家久押不决研讨会》,在直播中显示从2点到晚7点半,不断有学者和律师提到民营企业家谢留卿一审3年了没判的现象,个中原因原来是地方法院可以无限制的报最高法延期,而最高法基本上是凡报必批,目前谢留卿已报最高法延期4次。

  而广东云联惠董事长黄明及广东梅州等地的涉案人员也陷入了此怪圈,一审开庭后1年多迟迟没有结果。那是否案情真的那么复杂?根据公开资料,云联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主要有两个关键证据:一个是广州市海珠区工商局的《关于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非法传销的调查终结报告》;另一个是广东鑫证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书》。

  其中工商的调查终结报告,律师质证:1、终结报告落款日期2017年2月20日,文中第4页却穿越引用到3月份的数据,属于造假;2、在没有确凿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以极易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崩盘,黄明会卷款潜逃,进而引发群体事件造成极大维稳压力,等为由,凭推定认为云联惠是传销;3、该报告定性不清,最后一句:“以上建议当否,呈领导批示”;4、该报告是复印件,无人签名,不盖公章。这个证据,云联惠公司黄明董事长开庭前,已将《调查终结报告》作非法证据排除。

  另一个证据广东鑫证司法鉴定意见又如何呢?2019年10月10日,泗洪县人民法院对2019苏1324刑初162号案件在庭审公开网上直播,赵律师在质证环节指出:2019年7月底,在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对云联惠公司黄明董事长涉嫌传销案庭审中,鑫证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的司法鉴定人员接受电子数据专家麦永浩教授质证,专家问:“关于你鉴定所的结论,根据会员推荐者和被推荐者之间形成上下线的层级关系,整个会员系统形成金字塔式的层级网络架构是怎么鉴定出来的?”该鉴定人员说:“我们无法鉴定出来,是委托人让我们这样写的”。赵律师说:“以上事实在庭审笔录和录像中有记载,该案案号(2019)粤0105刑初609号”。

  庭审后,辩护律师申请公开庭审录像,被海珠法院以涉众为由,拒绝。但案情不可能做到不流传,广大云联惠参与者纷纷认为这是人为恶意制造的冤假错案!

  现庭审结束至今已超一年,依然久拖不决,广州海珠法院审理的黄明案,本应当以事实为依据,以审查证据为核心,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做无罪判决难道真的那么难!同一个国家,同一部法律下,全国司法机关对云联惠涉案人员是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犯罪存在天壤之别的判断,已经有多达一百多起检察院不起诉、法院开庭后批准取保、中止审理、甚至公安机关撤案的案例;上海、杭州、深圳、东莞等地作为云联惠重要代理公司所在地,对云联惠涉案羁押人员已经绝大多数解除羁押,或被予以不予起诉或先行取保或中止审理,这是可以调查核实的。

  当然也有某些地方上的法院关押着“云联惠涉案人员”,不判也不放,观望等待。法官都明确表示:等待云联惠总部案件的结果。不是疑罪从无,而是疑罪从“等”。圆滑的法官还给予取保,“原则性强”的法官长期羁押,他们不怕,因为合法申报了最高法的审限延期。这种现象是对我国司法公正的严重破坏,不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的原则,而是等待观望,唯上不唯法,唯权不唯法。

  该案涉众896万人,含其家庭成员,受冲击者达数千万人。在云联惠资金被查封后,已造成大量灾民房、车断供,银行征信黑户,其中依托平台经营的企业有几十万家,这些大量的民营小微企业和老百姓的民生息息相关,现如今纷纷倒闭,损失惨重。又因涉传销、涉稳等事项输入到公安户籍系统,大量群众读书、就业、当兵、升职无法通过,甚至去应聘当共享滴滴出行汽车司机都无法通过验证。

  这种久押不决,现已导致两人死在强制羁押期间:陈永记,2019年2月死于广东省茂名市第一看守所,殒年47岁;马如强,2020年2月死于河北省沧州市看守所,殒年46岁。还有些涉案人员因病发被批准取保后病死家中,或死在维权路上。

  现如今已经有几万人在广州海珠法院登记,合法信访,反映诉求,但是接待法官回复:云联惠案在合法的审限内,是得到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的。

  广大云联惠用户认为:云联惠案既然证据出现了重大瑕疵,且组织领导传销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理当及时纠错改错,做出无罪的判决。现如今这种表面上合法的久押不决只会加深对人民群众的伤害,是对体制内制造冤假错案极少数腐败分子的包庇,最高人民法院不断地同意延长审限,和自身出台的保护民营企业家的政策相悖,口惠而实不至。

  每拖一天,就是进一步把灾民推向深渊,激化社会矛盾。不稳定因素持续发酵,法律的严肃性,政府和党的公信力严重受损。

  海珠法院以案件重大、复杂为由拖延,其实案情很简单,老百姓都明白,云联惠是公开运营了4年的电商平台,和刑法打击的两种传销“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的传销活动天壤之别,如果是传销,那么云联惠770万免费会员可能仅仅因为注册了个账号即成为传销分子,简直太荒唐,只要按照罪刑法定及公开庭审录像接受人民的监督即可轻松判断是否涉罪。

  广大云联惠用户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审慎对云联惠涉众案延长审限,以挽救千万黎民于水火之中。




友情链接:

苏州新苏报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苏州日报社全资子公司,是包括网站,手机报,iphone安卓客户端,数字报纸,户外多媒体显示屏等在内的新媒体信息整合传播平台。